欢迎来到八卦网!

收藏本站设为首页

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简历 彭丽媛26年的蜕变 彭丽媛照片

来源:八卦网 发表时间:2015-11-03 09:30:33

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简历 彭丽媛26年的蜕变经历 彭丽媛照片


她从一个卖艺的黄毛丫头蜕变为中国的第一夫人,她仅仅用了26年时间!


身世地位:贫苦+平凡+卑微


1.png


她的老家,在山东郓城东南20多里的黄堆集乡。她的父亲是村里少有的高中生,早年当过村夜校的校长,专门负责扫盲工作。他“文革”前调到县剧团工作,后来又调到文化馆工作。


她是老大,还有一个妹妹和弟弟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父母月工资都是三四十元左右,所以日子一直过得紧紧巴巴。她的童年,很多时光是在县剧团的牛车上度过的。妈妈随团到乡下去演出,她也跟着坐剧团的牛车“四处漂泊”,经常饥一顿饱一顿。


她的舅舅等在台湾,属于有“海外关系”,“文革”中有段时间,她的爸爸被下放到农场劳动改造;本为剧团“台柱子”的妈妈,也因成了“牛鬼蛇神”,被赶下了舞台。她9岁那年,和妈妈一起被撵回了农村。


最现实的问题来了,三个孩子要养活,而她是老大。那一年,县城剧团已经给了她一份工作,可以做个说琴书,或者唱坠子的演员。 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,她身形瘦小,头发发黄。



命运的转折点:实力+机遇


2.png


1977年,正在郓城驻点的山东省文艺演出团老师杨松山,比她的家人更确信,她的天赋完全可以弥补家庭出身上的不足。杨松山对这个时常跑来客串演出的黄毛丫头印象非常深刻,并认为她只应该唱歌——当时,她主要是跳舞,比如边跳边唱《洗衣歌》。她对自己能不能唱歌有些犹豫,杨松山试图打消她的疑虑,想招她到山东省歌舞团,省文化局领导的答复是:年龄太小,不如先推荐去考艺校。


1977年的9月是美丽的分割线,她收到了来自山东“五七”艺术学校(后更名为山东艺术学院)的信件,通知当时还未满15岁,正在读高中的她参加艺考。她接到通知时已经迟了,弟弟生着病,父母走不开,父亲塞给她在郓城一中的音乐老师10块钱,请他带着孩子去赶考。又花4块钱买了两条烟,递给县物资局的一个拉煤车司机,好让孩子和老师在去济宁考点的路上,都能有个座。83公里的路,她在发动机铁壳上坐了好几个小时。住的是济宁的郓城汽车转运站,一个老鼠满地蹿的地方。令人满意的是,开水管够。出门前母亲说,只要每天都能喝上开水,凭她的嗓子,肯定能考上。她很听话,每天喝三壶开水。考试这天早上,她7点起床,吃了一张头天买好的大饼,用开水泡着吃。然后走了2公里的路去考点。


被艺考老师一再挡在门外,让其他考生先考,她耗了接近半天的时间,靠在山东济宁师专的一棵大树下,从早上8点多钟开始等,那天身上穿的是花格棉袄,套一件褂子。她自己也觉得特别土,被艺考老师的轻慢,让人更感到难过。


11:40左右,艺考老师开始出来吆喝,还有没有没考的学生?她从大树旁走进了教室。大家都已准备收摊,许多人闲坐聊天。有人问,你唱什么歌?她说《太阳最红,毛主席最亲》。艺考老师告诉谈钢琴的人,给她起个调。又问,起什么调?


3.png


她没见过钢琴。在郓城,只有手风琴和脚踏风琴。她也不认识简谱。她不知道起什么调。


艺考老师示意随便起个调。面向钢琴的方向,她唱了起来。就像童话里的故事一样,当她唱够几句之后,一个老师说,你停下来,站过来给我们唱。人们停止了聊天。一首歌唱完,她又被要求唱了一首《南泥湾》,跳了一段舞,还朗诵了一段毛泽东诗词《水调歌头》。“加演”结束之后,她得到了一句肯定:明天来复试吧。接着,她成为整个考点录取的四五个人之一。那年,她十四岁!


事业生涯:野心+学习+墨守陈规


从那以后,她的事业一发不可收拾,一路高歌猛进!1980年,启蒙老师杨松山带着她到北京,出现在全国民族民间唱法会演的现场。对于18岁的她来说,这次北京之旅的最大收获,是一位前辈来要人。“让她到我们团来吧。”郭兰英对杨松山说。


郭兰英所领导的中国歌剧舞剧院,当时几乎是所有歌唱演员心中的麦加,现在也是。杨松山虽然是发现她的伯乐,但也依然要面临许多竞争对手,济南军区前卫歌舞团很早就与她接触,毕业前夕,她被前卫歌舞团借调随团出国赴北欧访问,回国之后,很快就办理了入伍手续。


当时是济南军区轮战,到处都是山东兵。小老乡们请她在各自的胳膊、后背、军帽上留下名字,她都一一满足。前线十天,摄影机寸步不离,央视电视屏幕上,一年后播出了她在前线慰问的军事专题片。


她上前线就是新闻。因为她已迅速成为全中国最炙手可热的超级明星。


老干部给她写信,“我与妻子都是参加革命几十年的干部,我们以及孩子们,还有我的不少同志和朋友都极爱听你的歌,爱看你的演唱……你的表情、表演也是很纯朴的……我写这些不是为了吹捧你……”


4.png


上千万中国人在1982年的春晚文艺晚会(春晚的前身)上,看到了一位青年歌手向著名青年歌手的努力;又在1984年的春晚节目中,见证了这位著名青年歌手如何蜕变为“著名青年歌唱家”。


1983年金正日访华期间,中方为朝鲜客人准备了一台晚会,作为重头节目,她在晚会上用朝语唱起了《卖花姑娘》。这支歌是金正日最喜欢的曲目之一。台下金正日端坐聆听,金正日的左手边,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习仲勋一同观看!


1984年国庆前后,三千日本青年访华。首都体育馆挤满了参加中日青年大联欢的人们。日本歌唱演员芹洋子与她共同登台演唱一曲日本民歌《四季歌》。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观看了演出。他喜欢这首歌,专门派人送给随同芹洋子访华的女儿一件中式棉袄。芹洋子记得,送来礼物的是当时的全国青联主席胡锦涛。演出时胡锦涛同样在台下,习仲勋也在!


5.png


1985年五一前夕,未满23岁的她,将演出场地扩展到了中南海怀仁堂。350多名演员在这里为中顾委举办了一场音乐会。


1986年,意大利歌唱家帕瓦罗蒂访华,胡耀邦在中南海宴请帕瓦罗蒂,也邀请来她,以及另一位从中央音乐学院毕业的年轻歌剧演员共进午餐。


整个1980年代,她至少参加了4次对台广播,主要的广播受众设定为“一水之隔的金门同胞和国民党官兵”——多是举办完一场联欢会的现场演出之后,由大陆电台向台湾转播。有时,演唱曲目是台湾听众事先写信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点播。


然而这一切并没有让她满足, 她再次要求当学生。简单来说,就是在广州的演出旅程中,与中央音乐学院院长李凌相遇,李凌邀请她到学校进修3年。而在学校里,金铁林对她进行的系统训练,使得她得以正式考入中央音乐学院,开始一段7年(5年本科,提前一年毕业;3年硕士研究生)的求学经历。


6.png


直到1990年完成硕士答辩之前,她严格遵守学校纪律,享受校园才能带来的各种乐趣与烦心事。舞台幕布将演员与观众明晰的隔开,她常常被舞台下的领导人赞扬,但她总是回复“普通学生的生活还要继续”。


从1980年代至今,类似的情节,许多明星都会经历,比如会因一时成名放弃追求和深造,为了贪婪放弃梦想,但是她完全不讳言自己事业上的野心。在山东读中专时,有位同学送给她一个笔记本,扉页上就写着“事业上的野心是至高无上的,是攀登一切艺术高峰的基础。”她一直记得。


而现在,野心+勤奋已经让她这个当年想象好日子就是“每天都吃荷包蛋”的小姑娘,获得属于自己真正的价值!


爱情生涯:坎坷+心酸=幸福


7.png


1986年底,朋友给她介绍了个对象,正是当时担任福建厦门的副市长,她开始担心两地分居,本不想见面,但听朋友说此人“出类拔萃”,便同意见见。


见面那天,她故意穿了条肥大的军裤,有意考验一下对方是否只看重外貌。没想到,他穿得跟自己一样朴素,而且一开口就吸引了她。他不问“当前流行什么歌”、“出场费多少”,而是问:“声乐分几种唱法?”她一下子觉得跟眼前这个陌生人有了默契。


但是,她的家里出现了一些阻力。原因是她的父母不愿女儿嫁给高干子弟,担心攀高结贵会让女儿受委屈。他安慰她说:“我父亲也是农民的儿子,很平易近人。我家的孩子找的对象都是平民的孩子。我会向你父母解释清楚,他们会接受我的。”她原以为自己熟悉农村生活,吃过不少苦。可未想到,眼前这个男人经历过的生活比她更苦。


8.png


他出生于1953年6月,祖籍陕西富平。出生的时候,他的父亲担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、政务院文教委员会副主任。“文革”中,他的父亲是第一批受冲击的干部,而这个家庭也是“文革”中被冲击的第一批干部家庭之一。1969年1月,他插队落户到陕西省延川县一个名叫梁家河的小山村,直到1975年回北京上大学。很多人认为,作为高干子弟的他身上却有一种“平民情怀”,这或许与他的经历有关。


恋爱不到一年结婚,婚礼简单,还是简单


1987年9月1日,她和他举行了简单的婚礼。当时,身在京城的她接到远在厦门他打来的的电话,几句话商定后,她到单位开了张介绍信,坐上飞机直飞到厦门。一下飞机,他就带着她到照相馆去拍结婚快照。负责结婚登记的工作人员登门服务,到家里给他们办结婚证。接着他给市长汇报,市长立即向市委、市政府领导发出电话邀请:“晚上7点,集合吃饭。”


9.png


新婚第四天,她飞回北京参加全国艺术节,接着又出访加拿大、美国。新婚后的第一次小别就是两三个月。结婚这么多年来,他们总是聚少离多。他在厦门工作,不能常常回北京来;而她的工作单位在北京,也不能常常到丈夫身边去,两人一直过着牛郎织女般的生活。有一次,他有空来了趟北京看望她,但她突然接到通知,要去演出,她挂了电话半天没开口,怕伤了丈夫的心。可他知道后,反而宽慰她:“没关系,你尽管走,我们总有团聚的日子。如果因为我让你离开你心爱的舞台,那样我也太自私了。”


他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,每次她到他那里,他从不声张,很多可以携夫人一起前往的场合,也都不让她参加,说:“成天带着老婆,别人会说闲话,影响不好。”他曾与她约法三章:“我是党员干部,你可不能走穴。”


虽然日子心酸,但是依旧有甜蜜。“我爱人是最优秀的人。”每当谈及她的老公,她总是一脸幸福。她说:“我认为他是所有女人心目中最称职的丈夫,任何优秀的男人都是夸出来的,不是谩骂和抱怨换来的”。而她只要有机会,就会在生活上也给予丈夫无微不至的关心和体贴。


10.png


一年冬天,她去福建看望他,发现南方过冬没有暖气。回到北京,她就一直惦记给丈夫做床棉被,因为“街上卖的尺寸小,他个儿高,捂不住脚丫”。她特地托母亲用新棉花弹了一床6斤重的大棉絮,又去布店扯了被面被里,自己一针一线缝起了一床新被子。正巧那段时间她要外出演出,先去东北,最后才能到福建。于是,她就背上鼓鼓囊囊的大被子上路了,途经沈阳、长春、鞍山等地,走一路背一路。路上还遇到两个旅客,一个说:“这人像彭丽媛。”一个说:“别开玩笑了,人家可是明星,怎么会打扮成乡下妇女”


一路颠簸将新被子送到远在福建宁德的丈夫手中,他盖上了,连声说好,她才放心了。


在家时,她经常自己骑自行车去买菜,也跟别人讲价。“但他们不认识我,要是认识我,我就不好意思了。有的人会凑过来说,你长得跟一个人很像。我说跟谁像?他们说:‘你长得像彭丽媛”


他们常年两地分居。最初是48个小时火车的距离,再后来2003年SARS爆发,她要返回北京到小汤山慰问部队的医护兵,也坐过不到10个人的冷清航班。


短暂的团聚时刻里,和同事一起吃饭时,她喝不了酒,他代喝;他老家来人,也在家吃饭——他和司机下厨炒菜,有时候喝台湾高粱酒,她给所有人盛汤。


11.png


她也会趁演出机会,给他从香港带回来一箱方便面,旁人不解。她说丈夫常常忙工作,顾不上吃饭就吃方便面,想给他吃点质量好的。有时候一下春晚现场,她就在后台给保姆打电话,请保姆准备好牛肉馅半斤,面条一斤,以及各种配料:她要给他和家人做炸酱面。


他比她大9岁,总是心疼她,把她当小妹妹待。每逢外出,他的旅行袋里总带着一个小录音机和几盒她演唱的录音带。他虽然不太会唱歌,但特别喜欢听妻子的歌声。那年,她24岁!



对待生活:平常心+平常心


她很少对家庭付出,而他也要求不高,所以他们结婚后,心态一直都是平衡的。


12.png


他们工作性质不同,但相互之间总能找到契合点。他搞行政,她当歌手;他研读政治、哲学书籍,她博览艺术、文学作品。他对她不仅有丈夫的体贴和照顾,还有着师长般的关怀。“或许是年龄差距的缘故,他待我如同小妹妹。我认为他是所有女人心目中最称职的丈夫,女儿心目中最称职的父亲。他很辛苦,心里牵挂着千家万户,哪里顾得上自己?有时我去看他,他还要把会议、下乡往后推,就为了有时间和我在一起。我觉得太麻烦他了,就很少回去。一回到他身边,我就给他做可口的饭菜,调剂一下生活。”像普通妇女一样,她也操持柴米油盐,上街买菜。


她怀着平常心过非常平凡的生活,她从不将台上的感觉混同于台下的感觉。“他到家中,我从没有意识过是什么领导来了,他在我眼中,只是我的丈夫!我回到家,他也不会想什么明星、名人来啦,在他眼中,我就是他老婆!”他面面对老婆总是一种平和的心态,从未要求过她在家做家务,伺候自己。他说:“我没有为我爱人的事业、生活方面操心过,也帮不上忙。因此,我怎么能反过来要求她,为我做这做那呢?只要她一切都好,在家干不干家务,我都高兴。”



永保青春的感恩心态


13.png


从她在1980年代第一次上春晚之后,徐晶就一直用手中的化妆笔,精确掌控她的妆容——起初,徐晶的名气比她大,撒切尔夫人、老布什访华时,都是徐晶化的妆。但她成名之初标志性的浓眉、大眼、大嘴,徐晶看得满意,她家里的两个男人,总免不了一边看着春晚,一边说,嘴画得太大。这两个男人,是她的父亲,还有丈夫。


每到此时,她都接话反驳:“你们懂什么呀,这叫时髦。”时间一长,倒是开始认真考虑家里两个男人的非专业意见。她不敢对徐晶说,因为在她眼里,徐晶是大腕。一直到1990年代,她才代为表达了这个家庭意见。徐晶嗔怪她怎么不早说,“行,为了让你们家那俩男人心里舒服,给你画小一点儿。”


后来她成了比徐晶大得多的腕儿。但有人轻慢徐晶,她的“虎妞”劲儿上来了。一场在广州举办的个人音乐会前,她哭平了脸,将音乐会的广告撕得粉碎。伤心的触发点是,广告没有打上化妆师徐晶的名字。徐晶觉得不重要,她不这么认为。要重新印,不然没法开演。


她爱美,并与那些呵护她完美舞台形象的朋友,保持着亲密的个人交情,无论职位。徐晶说,当年央视有位资深灯光师,每次录她的节目时,总能收到她送来的礼物。这位灯光师也为她设计出了独特的灯光布置,一次在四合院拍摄,她出场时,头发一直逆光,就像仙女一样漂亮。


14.png


对自己音乐道路上的“恩师”,她一直心怀尊敬与感激。上世纪90年代初,杨松山观看了她的一次音乐会。她在后台看到了他,非常惊喜,拉着他向自己在场的朋友和领导介绍说:“这就是当年发现我的杨老师!”1997年,她在东营演出,山东省歌舞团负责伴舞,杨松山再次见到她,她仍然还是非常谦虚、热情,并对没有时间好好聊聊连说“太遗憾!”


作为领导夫人没有一点架子,今天的她已经以端庄大方的优雅姿态站上了国际舞台,征服了世界的目光,但当年前卫歌舞团的同事、战友们回忆起过去,脑海中还是那个低调、好学、虚心的她!


再后来,她更没有像其他女人一样,贪吃荣华富贵!作为山东济南走出的歌唱家,她对家乡一直有着深厚的感情,并一直为家乡各项文化事业的发展进步积极做着力所能及的工作。在母校郓城一中建校45周年(1995年)前夕,她专程买了两架钢琴,一架送给母校,一架赠给了恩师高承本。而上世纪90年代末,她又拿出自己10多年来的积蓄,为老家彭庄村捐建了一所小学,后来又为母校郓城一中筹资捐款建了一座4层的教学楼。


15.png


为了事业,她可以放弃儿女情长,全心全意辅助他工作,哪怕帮不上忙,她也不会让自己成为牵绊,更多的是陪伴!


为了爱情,她可以不顾及形象,不砍个三毛五毛的不叫逛菜市!为了能让自己更配的上他,别人睡觉的时候她苦练外语,别人贪玩的时候她抱着像砖头一样厚的书学习外交知识!


16.png


为了内心深处的理想,她没有受到婚姻,家庭和琐事的干扰,因为她坚信:“事业上的成功才能颠覆一切阻碍!”